返回首頁 > 您現在的位置: 我愛蘭州 > 百姓生活 > 正文

深度調查:起底“蘭州水危機”中的威立雅水務

發布日期:2020/6/3 7:53:04 瀏覽:496

蘭州衛視節目表

蘭州水危機”事件13天后,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首次公開道歉,但面對賠償問題,他們表示“尚無具體研究”。

央視網(記者王小英報道)4月22日,蘭州市召開新聞發布會,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董事長姚昕,就“自來水苯超標事件”向蘭州市民鞠躬道歉,這是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首次公開道歉。此時,距離蘭州“自來水苯超標事件”已經過去13天。

發現苯超標是偶然的,而污染源是長期的存在的,這一切讓蘭州市民如同“驚弓之鳥”,短時間內都不敢再喝自來水。面對市民“是否有賠償”的追問時,姚昕表示:“正在做工程搶修工作,賠償問題最近可能會考慮,但尚無具體研究。”

處于輿論風口浪尖的“威立雅水務”到底是一家什么樣的公司?它的背后又藏著怎樣的秘密?為了一探真相,央視網記者進行了全面調查。

18小時的沉默

蘭州衛視節目表

如果梳理“蘭州水危機”的時間表,我們不難發現,整個過程中蘭州市民是最后得知消息的。

4月10日,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在第二水廠出水口發現“嚴重苯超標”,事件發生后公開披露的數據顯示:“4月10日17時,威立雅水廠水苯含量高達118微克/升。”

事后,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接受采訪時表示:“發現水異常后,公司又連續3次對水質進行了檢測。每次間隔2個多小時。直到4月11日凌晨5時,經過先后4次水質檢測后,公司才最終確認4號自流溝第二水廠入水口以及第二水廠出水口,自來水苯含量嚴重超標,并上報蘭州市政府。”

官方正式發布的信息是“4月11日下午2時”。市民最早得知信息的時間是“4月11日上午12時”,因為當天新華社正式公布了這一消息,但消息來源并不明確,只是稱“從有關部門得知”。

4月15日,蘭州市政府召開的新聞發布會,并發布通稿稱:“4月11日凌晨5時,蘭州市委、市政府應急辦接到蘭州市衛生局報告,經過核實后立即向市委值班常委和分管副市長做了報告。8時,蘭州市委書記虞海燕出現在蘭州市西固區威立雅水務集團,決定啟動應急預案。應急預案啟動3個小時后。11時,自來水廠控制閥才開啟,4號自流溝的水被切斷,不再供水。”

根據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的說法,從威立雅水務集團第二水廠出水口到蘭州市區最東邊的城關區東崗鎮,自來水運行需要的時間是8.5個小時。這意味著,苯超標的自來水早已經穿城而過,換言之,市民可能已經喝到了苯超標的自來水。

為何18個小時后才會有所行動?

面對媒體的質疑,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稱,他們是十分慎重的,并不存在“拖沓低效”的問題,“不能一發現問題就關水,我們必須確定污染源性質。”

確定自來水苯超標后,為何選擇了先“上報”,而非關停自來水,蘭州威立雅水務集團副總經理閆曉淘稱:“停水涉及全市生產生活,作為供水企業的威立雅集團并沒有權力做出停水決定,只能向主管部門匯報,由市政府決定。”

面對“信息發布是否及時”的質疑,4月15日,蘭州市政府召開新聞發布會。蘭州市新聞辦主任王檸表示:“我們從接報、核實、應急處置到信息發布,是嚴肅的、慎重的、負責的。”在當天的發布會上,王檸詳細解釋了事發當天,每一個時間節點,各級領導都做了些什么。

而國家級環境應急專家、武漢大學環境法研究所所長王樹義接受采訪時表示:“當地政府和企業在此事件上的做法有所欠妥,事件一出現就應該及時公布,讓公眾第一時間就知道發生了什么。”

4月18日召開的蘭州市委常委擴大會議決定,蘭州市今年將建立完善科學有效的應急體制,一旦發生突發事件,第一時間向蘭州市委、市政府應急辦報告,同時向主管部門上報,不能因層層上報耽誤應急處置時間。

并非“威立雅”初犯

蘭州衛視節目表

2007年蘭州水務經過改革,“威立雅”這個具有法國血統的企業獲取了國營蘭州供水集團的45股權,進而實質上成為蘭州自來水的獨家供應企業。

事件發生后,“威立雅水務”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它是全球水務領域排名第一的專業化企業,也是“全球三大水務集團之一”。

2007年,蘭州水務經過改革,“威立雅”這個具有法國血統的企業獲取了國營蘭州供水集團的45股權,進而實質上成為蘭州自來水的獨家供應企業。

威立雅水務集團中國官網上寫著這樣一句話:“致力于讓中國居民享受到接近西方自來水的品質。”然而,“蘭州水危機”事件的發生,讓這一承諾化為泡影。

2006年,蘭州供水集團針對45股權進行公開招標,開標結果出乎意料,威立雅水務出價高達17.1億元,另外兩家頗有經驗的城市水務戰略投資機構——中法水務和首創的報價分別只有4.5億和2.8億元。2007年1月,威立雅水務集團與蘭州供水集團簽約,引來財經媒體的集中報道。

但在業內,對于威立雅水務未來是否會通過提高水價來轉移溢價負擔,態度幾乎是一邊倒的。一位業內人士評價說:“因為實在想不出,除了提高水價,威立雅水務還能靠什么收回投資?”

2009年,蘭州自來水果然如預料般漲價,并將威立雅水務推上風口浪尖。

“蘭州水危機”事件發生后,蘭州市委書記虞海燕曾當面質問威立雅水務集團董事長為何對重要管道疏于檢修:“你們省材料也不能這么省!”

在蘭州本地一位業內人士看來,威立雅水務的確是太“省”了:“2007年合資后,蘭州自來水供水設施并未有任何改變,處理設備依然是原來的設施,水價卻在上漲。”

梳理威立雅水務在中國的發展,不難發現,其在中國的發展伴隨著一系列違規。資料顯示,迄今為止,在中國的34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和特別行政區中,威立雅水務已經在一半地區擁有正在運營的項目,為4300萬中國居民提供服務,其中2700萬中國居民通過全面的管理合同享受著威立雅水務的服務。

但據不完全統計,自2007年7月青島威立雅水務運營有限公司直接將污水處理廠回用水排入飲用水管道事件發生以來,威立雅水務集團涉嫌排放超標等水質污染問題13起,其中上海5起、北京2起、青島2起、珠海1起、海口1起、烏魯木齊1起、蘭州1起,其中以超標排放水污染物事例最多。

在“蘭州水危機”事件的前一個月,威立雅水務在青島運營的麥島污水處理廠被抽查出超標排放糞大腸菌群。同樣是這家青島威立雅水務運營有限公司,早在2007年就曾被檢查出水質超標,涉嫌向自來水管道排放污水。

自來水苯超標事故調查處置小組的通稿中宣稱:“該供水項目由外資企業掌控的原因,是源于2006年引進的外資合作項目。合資后確實存在監管不夠到位的問題,也暴露出城市管理上的薄弱環節。”

看不見的“危機”

蘭州衛視節目表

面對“水危機事件”,西北師范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院長石培基認為:“目前蘭州市的當務之急是開辟第二水源。”

蘭州威立雅水務公司副總經理閆曉濤稱:“此次苯超標的原因經初步判斷,苯污染出現在自流溝。”

所謂自流溝,是蘭州供水集團1955年建設之初鋪設的輸水渠,鋼筋混凝土結構,截面兩米見方,全長三公里多,全程沒有排水口。當時一共鋪設了兩條四孔生產輸水自流溝。

實際上,自流溝長期以來都是蘭州自來水的一大隱患。蘭州威立雅公司董事長姚昕此前向媒體表示,自流溝建成投用至今已運行了近60年。上世紀80年代自流溝下面的化工管道就發生過一次漏油事件,可并未就此棄用,而是修補后又使用到現在。

4月12日,前來調查此次自來水苯超標事件的專家,北京師范大學水科學研究院教授、國家環境應急專家組成員王金生在蘭州表示:“初步判斷,蘭州自來水中的苯來源于蘭州石化上世紀80年代發生泄漏事故后滲入到地下的污染物。”

4月13日下午17時,蘭州市政府召開了第二次新聞發布會,此次事故應急處置領導小組副組長鄭志強表示:“根據環保專家現場初步分析判斷,周邊地下含油污水是引起自流溝內水體苯超標的直接原因。”

為從根本上消除隱患,蘭州市決定廢棄3號、4號自流溝,新鋪設管道,由過去的混凝土加蓋自流溝輸水改為全封閉的管道輸水。

蘭州市外宣辦主任王檸稱,在鋪設工程沒有全面完成,安全供水隱患沒有解決之前,由威立雅水務集團和市環保、疾控中心負責,對出廠自來水苯物質含量由每兩小時公布一次改為每天公布一次。根據蘭州市的產業結構,今后出廠自來水檢測指標中增加對苯物質指標的檢測,由威立雅水務集團每月向市民公開通報一次。

不過,就算是完成管道重建也只是治標不治本。

此次“水危機”事件的情況太過復雜,地方政府、水務企業、蘭州石化都有責任。在蘭州市委首批政策研究咨詢顧問、蘭州大學馬克思學院教授倪國良看來:“這是一個改革中地方政府與市場、地方政府與企業博弈帶來的問題,而博弈的代價不應該是犧牲市民的利益。”西北師范大學資源環境學院院長石培基則認為:“目前蘭州市的當務之急是開辟第二水源。”

蘭州市地下水悉數污染,早已不適合飲用。同時,目前蘭州市的取水口

[1] [2]  下一頁

最新百姓生活

歡迎咨詢
返回頂部
2021年~117跑狗码报